以扫

强烈建议ny和东京凑一对cp


等等谁攻谁受是个问题😥

两个攻怎么在一起


t:一边玩去,哥正忙

好的,您忙您忙

n:如果是当年把我买下来的那个少妇的话,可以考虑

别想了,那是你大嫂。


既然如此

有点想看t哥和菊菊的日常(?)!!

t:为什么先生只是器重我,却不愿意稍微亲近我一点?!【抑郁】

……我也可以像那群关西的一样可爱٩(๑`н´๑)۶

哈哈,t哥您还是算了吧,不是那块料


想让哥好好分担菊的工作,让菊菊不用那么辛苦。他压力太大


本质

突然发觉我其实是个彻底的米厨。彻彻底底。


看到那边那个被围攻的小伙子没?给我使劲夸他 使劲儿夸

他不会被夸没的 他不金贵

挫折

前段时间受了刺激,在写环太平洋

先是中→露←菊←米,觉得不对,

改成中→露→菊→米,觉得太惨,

再改中→露→菊←米

——这不是妈妈剧标配吗?!涂了涂了

于是这个脑洞无解鸽了,唉 

明明环太平洋经典场合那么多,好戏数不完。


重整旗鼓!充分显露米all的本性吧!

以→米←菊如何?!很好。以以很狡猾,也很骚。

在更加详细地查询资料时!突然变成了米以米菊前提以菊!

于是是米以菊!

然后是米朝以菊!

然后是露米朝以菊!

然后是露米朝印以菊!

看到最后以以突然失去魅力。还不如印dudu。涂了涂了。


鹅印日,鹅土日的三次不是不可以期待。印土很狡猾,也很骚。

卡拉马佐夫兄弟在日本5个月卖了80万部……奇迹

现在想来的确,卡马除了同名日剧,还有日式续作。。。敢若无其事地给卡马续作的恐怕只有怀着平常心、把陀思妥耶夫斯基当畅销书作家刷的日本人了

日专家称,这和国民性有关。十年前的朝日新闻——日本对俄国文学钟情已久,自明治时代,日本人就从“根子上”喜欢俄国文学——尽管对俄罗斯的好感度一直处在最低

最后一句话是多余的。


上世纪日本翻译界对俄语文学的译介做了大量工作,同样的还有德语论著。俄式痉挛不用说,尼采都吐槽过德国哲学家对语言运用的狂狷(毕竟是浪漫主义飞飙)——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译,谁叫日本人就是好这口,出版社哭瞎了

甚至有一小段时间,出现了俄译日译英的奇妙状态……英文界嫌俄语太难,于是直接拿日语版翻译,哇哦


日本人有种与生俱来的日常感,和将文艺大限度世俗化的奇异能力。如,把俄国经典当爽文k,赫尔曼黑塞成为最受欢迎的青春作家,《追忆似水年华》则是某种形式的私小说……不知是好是坏




完了

菊菊古代文学对性的崇拜非常坦率、非常认真

认真到天真……


满脑子都在思考露和米的能  力……

这不仅仅是谁更强的问题(虽然这个我也想知道)

p站太太们的长发菊 完全就是少女

菊的头发本就厚厚的比较浓密 适合超高的马尾!是活泼明丽的小奈良无疑!

放下来就 剪的整整齐齐的 怎么那么娴淑婉丽,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平安朝国风贵族

配上高齿漆木屐,像小公主一样,有种一本正经的灵动天真——但长发太纯真了,没有短发风情妩媚

奇怪明明是长发色,结果菊完全相反hhh


当我发现我一直错过绫濑太太的黑手党长漫时

我的内心万马奔腾

我失语了 这种好物现在才看见 再不敢说自己是混圈的了

还出现了cia米米 我不行了

伊万不是一般的苏 那总裁范啧啧啧 不愧是我儿婿……之一

菊菊认真地说:“我也要找情人!”表情好励志啊hhh宝贝你还戴着某头熊的戒指呢hhhh

伊双子是亲友团吧?这两兄弟太可爱了!!

总之请继续无原则宠菊!!!


在p站找一篇以前看过的文 忘了题目😂现在找不到了😰

露菊米菊 国设3p(……)

这篇有点神逻辑,因为要让国设()的确很难,理解。

于是作者聪明绝顶地 利用了米总统联e案(……),服。

面对3p危机,米帝表示,如果你敢动我老婆一下,我一定毙了你

伊万冷酷卓绝地反击,麻烦多虑,他对日本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自个享受吧(……我该说你什么好

然后 我露穿着浴袍 好事一件没干 坐在那喝闷酒

非常镇定 给高脚杯添酒都会倒到外面

没过多久 发现自己酒杯拿不稳了 干脆直接就着瓶子猛灌 差点呛了

摸索着找酒柜,然后不小心撞翻整柜酒

是天太黑了看不见 才不是因为某人的心疼得不能自已


好吧这就是个假的3p


p站的文很有毒 有些很大胆

有些用词很有趣 如 霸权国的新娘(别说还挺有道理) 我可以笑一年


伊万最近有点飘 突然所有人都愿意听他说话了→_→

米国后宫大动!“米国大坏人!!我们不要你了!!!”

叙z府整个懵圈了。虽说是天上掉馅饼 要相信这是多少民众的血修来的运气→_→


不过话说回来 露露根本没有主导事态的实力啊 钻空子逞个强罢了-_-||

阿拉伯美人以接待米国的最高规格接待你,不代表人家就会以接纳米国的方式接纳你 想当大哥也得悠着点

以以就更不用说了 中东之王也不萎 z局稍微变动 打个电话而已嘛

美以稳如泰山(ಡωಡ)


再说,米米在外面疯够了 回家还有老婆安慰

露露他没有(ಡωಡ)

  

露总工作了一整天 在土叙那好好威风了一把 春风得意地接完以色列的电话 踌躇满志地打开房门 家中一片黑灯瞎火


作为我宝宝的真命天子,而且一直挺心疼他,但虐他就是顺手太奇怪了

更搞笑的是 露米菊里边最不心疼米米,但也最不忍心虐米米

明明知道他皮糙肉厚 多少活该 但就是不喜欢看他吃亏

他才十九岁,千辛万苦讨到一个老婆,最有快活的能力却老逼自己不快活,每天供全球人嬉笑怒骂也挺不容易的——虽然他并不care.hhh


查了下abo的设定

omega竟然可以有R房(颤抖)

菊宝贝你……

所以说那里是会敏感的对吗……

哦……


菊菊一定是那种 很优美的柔和型(这种才好看啊!多有幽娴的气质!)

因为是R房所以会比胸部大一点点///

富有女性韵律和母性美的,扶桑花本就是雌雄同体嘛////

妈妈失血身亡

更不要说这种敏感地带 被乐不可支的某人欺负的时候(喂喂,控制次数啊!


菊菊是那种清艳秀美,但常常让人觉得幼齿的类型(米米带他回家的时候,会不会被米国人误认为恋tong……

那么小一只,短发,孩子气的简单短袖(说不定里面是运动内衣),裸露的小臂,衣料里的一对乳房,腹中还怀着某人的种

哦,这真是犯罪

【全民公愤!】【妇协示威!】【华盛顿很慌!】

成人感少年感童稚感全集一身,啧 嫉妒某米

川端康成在诺贝尔颁奖典礼致辞是《我在美丽的日本》

突然想到,大江健三郎的致辞是《我在暧昧的日本》

“美丽”与“暧昧”,这两个词真是完美形容了菊菊

川端的“美丽”不仅是狭义的美丽,深入拓展到心理层面,私以为,更指一种日式的审美取向

不负责地说,“暧昧”则是指日本和多个焦点文化中心都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大江健三郎是个有存在主义倾向(或者说他就是)的边缘文化论者,此人认为日本的现代化被定型为一味模仿,面向西欧的全方位开放的文化,并没得到西欧的真正理解,或者说理解滞后而留下阴暗的一面;由于历史原因,日本同样无法被亚洲接受,由此,在各个方面(尤其是政治)日本都处于越发孤立的境地。这是他大致观点,可谓是在世界面前反思了日本文化,这是真是需要一定勇气的。但也就是听听算了-_-||

【这个边缘文化和之前提到的不是同一个,“边缘文化”是个多义词,也可以指地区民间文化,其实大江是从地区(城市以外)边缘论进化到国家的——但还是和我说的不是同一个Ծ‸Ծ】


另一个小发现令我激动万分,大概是个跨越时空的神仙对话

“是呀,我同意安德烈-彼德罗维奇的意见,的确要为您,为您那孤独的少年时代担心。像您那样的少年为数不少,他们的才能的确往往使他们有走入歧途的危险——或者默默无言地卑躬屈节,或者暗暗地希望无秩序。但这种盼无秩序的愿望——甚至往往,或许是由于内心里渴望秩序和端庄仪表而产生的吧?少年时代是纯洁的因为他是少年时代嘛。或许在那么早发狂般的感情冲动中就蕴藏着对这种秩序的渴望和对真理的探索,有些现代青年认为这种真理和这种秩序是存在于如此愚蠢而可笑的事务中,甚至没有人明白他们怎么会相信这些,这是谁的过错呀!……如今情况有点不同了——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了。”

“你怎么了?我讨厌那样的话。逃了学来浅草闲逛,时不时被追来赶去的学生仔,居然侃出那样的话。习俗法规之网,你触犯到它了吗?没有吧?没有不就得了。只不过出于好奇在浅草瞎转悠罢了。你所嘲笑的习俗法规之网——许多人因之维持生命,浅草就是这些人的归巢。没有了它,就会发生流血事件,就会有人倒闭路旁。真的,浅草会因为这些闻名。可是,连我也会在起重机上吊脖子。我常常这样想呢。要是被它一下子吊起来就好了,化妆得漂漂亮亮,穿着鲜红的衣裳,一边踢蹬挣扎着,喘着气,吊得高高的、耷拉着的时候在扑通一声掉到大川里——刚才的话,你去问起重机好了。‘起重机先生,你把都鸟赶到哪里去了?弓子他有没有男人?请您帮我问一问都鸟吧。’”

露露,菊菊,我有种把你们绑在一起好好深【】入交【】流的冲动

无论是斯拉夫派、自由主义者、转向无z府或g产主义者(可见陀总对SH主义误解颇深,但这并不重要

大家都是人道主义,有问题立足现世都可以慢慢解决😂除了人本身的悲哀,

因此,露露,菊菊,你们要做的,就是登记、结婚、生一堆;如果露露你做不到,菊菊,你别犹豫,和米米搬到火星上住,别再理地球的破事

米米,我愿意相信,对你来说从没什么不可能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埃斯米又是一个典型的梦样的英国少女

不愧是美英传统hhhh

在米国人的不懈努力下,“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恐怕已经成为一个意象hhh

米米:这是一个阴谋

英:老哥我面子挂不住了。都怪你都怪你都怪你

莎翁:所以说不是我的错吧

——不,奥菲利娅是罪恶的源头!

——下次请务必搞搞血色鲜丽的英国少年!


*英英的严肃文学,莫名地向北爱尔兰转移(很怪)


米米:你搞错了吧,莎士比亚是我家的

——开始了!

米米:悄悄告诉你——英国表面意见很多,其实他非常没辙(ಡωಡ)

——那是拿你非常没辙!

米米:这个婆妈的经验主义者,怎会比得上我这种实干派!所以他只能乖乖追随本HERO(ಡωಡ)

——明白明白,你们五常高度格式化,只有法兰西灵活机动

米米:就是了嘛,有了英国好办多了(e国烦死!)。所以我啊,从来没把英国当哥哥。他当然要是本大爷省心的欧豆豆!

——真敢讲啊!

英(冰冷):小兔崽子缺乏教育

——……英先生好。那个,你们兄弟慢慢聊,我突然发现我还有急事儿(秒怂)……【(小声)某米,不要笑得那么没心没肺!】

米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英(严厉):别听他扯。

米米:下次跟你讲讲丘老头对罗斯福的灵魂之爱!

英(慌乱):你别别别听他的噢!

英英,挣扎没用,你永远管不住米米和你家那批老学究年轻雀跃的八卦之心的(ง •̀_•́)ง——不过我还是觉得你最有大哥风范——所以说丘吉尔究竟是什么属性(ಡωಡ)



——————

我的神奇宝贝不宝贝了😰  以下简称A

容易看出,A是露厨 但关键是,她是骨灰级露苏啊!

在她眼里,露露渣多不掉,攻遍全球

我:那为什么是露→菊

她:为了让他更苏

A的伤心太平洋,就是露ALL乱战现场 

A是东国组双本命,又名:露总的红白玫瑰。

我🙃🙃🙃告辞。